展示莆田故事第一平台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文史 > 史海寻踪

弘治志与木兰建陂

史海寻踪2018-12-11 12:13:000A+A-

   □林劲松

  一,为弘治志点赞

  拙作《选举志也要夹叙夹议》曾经点赞弘治《兴化府志》一番:凡此种种说明,选举志夹叙夹议好处多。《大学》说:“物有本末,事有终始,知所先后,则近道矣。”大意是说,事物发展有主有次,有一个过程,调查研究时就要了解事物发展的主次和全过程, 分清先后,以总结和掌握它们的发展规律性。弘治志选举志夹叙夹议有助于读者实现这个目标。我国是世界上早发明应试教育的国家。在今天,我们应该怎样评价应试教育?读了弘治志选举志之后, 我们就有了明确的答案,和肯定四大发明一样肯定它!科举取士是个民主用人制度,选贤举能,讲信修睦,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。 那么为什么会有这样那样变化?认真想一想,你就会从变化中认识 到了民主和科学精神是这个伟大民族的灵魂。所以,我市弘治志编得好,是一部“奇书”。笔者 2008 年 5 月到市志办买了它,几年来 受益匪浅,历史研究成果多,拙作在刊物上常常发表,便是最好的说明。为此,笔者建议将来的方志学家们能吸取弘治《兴化府志》 夹叙夹议的成功经验,把省市县志编成为受到读者好评的地方史。

  马克思在《〈黑格尔法哲学批判〉导言》中曾经指出:“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,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,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,也会变成物质力量。理论只要说服人,就能掌握群众;而理论只要彻底,就能说服人。所谓彻底,就是抓住事物的根本。但人的根本就是人本身。”(《马克思恩格斯选集》第1卷,第9页)批判的武器,用于政治思想领域的斗争,诸如解决路线、方针、政策等。它的特点是摆事实,讲道理,实事求是,以理服人。弘治志夹注好就好在富有批判精神。在那里,往往是三言两语,就解决了问题,让读者受益匪浅,选举志是这样,水利志也是这样,让我们对宋代莆田水利史有清晰的认识。

  二,弘治志批评林大鼐

  木兰建陂,来之不易,光是李宏熙宁六年(1073)应诏,带着家干来莆实地考察,学哲学,用哲学,到处访问,了解水情,进行方方面面调查研究,就花去了两年时间,到了1075年才动工。李宏应募来莆建陂,之所以要花两年时间进行调查研究,是因为要理清楚钱林两陂出事故的原因。而且这次不是他一人来,而是和七位家干即助手一起来,边调查边研究,非常认真。

  而且受访者也讲认真,实事求是,不说假话,无论是机关学校,还是寺庙道观城乡各地,始终如一为李宏一行提供真实资料,因为李宏是“钦差大臣”,是宋神宗请来莆田建陂的。调查研究,特别是钱林两陂建设者们,是这次总结历史经验的关键,他们要是说假话,那李陂就要重蹈覆辙,没有一丝一毫成功的希望。所以,两年调查研究,称得上是一次群众性的认真学习和应用东方哲学的伟大创举。

  毛泽东同志曾经风趣地说:“调查就像‘十月怀胎’,解决问题就像‘一朝分娩’。调查就是解决问题。”(《反对本本主义》)李宏应诏来莆,花了两年时间,最终有了正确结论:要建筑一座坚不可摧的将军岩!

  从工程投资来说,木兰陂耗资巨大,百分之九十三以上是莆田人出的,特别是十四大家。徐铎说:“施赀舍田,十四大户。三余七朱,陈林吴顾。陂沟既成,陡闸亦固……”所以,元丰五年(1082),有钱出钱、有力出力、国家没有花一文钱 的高标准、高质量的莆田木兰陂竣工,显示出了王安石变法时代人 民群众无私奉献的首创精神。

  但是,1205年,却有人伪造木兰建陂史。拙作《是否两个林大鼐?》说:过去,我以为只有一个林大鼐,所以,认为《李长者传》是林尚书写的,多次在有关文章中提到了他的失实。例如,拙作《要重视有关木兰陂的讨论》写道:3,哪是木兰陂的功德榜?这是我几年来一直关心的问题。巧媳妇难煮无米之炊;没有有关的历史记载,就没有办法研究下去。方天若《木兰水利记》说它是,但是弘治《兴化府志》里却没有它的位置;林大鼐《李长者传》在弘治志有,但是他写作年代却离1082年遥远,而且连李宏带多少钱来莆田建陂都失实,还挨了周瑛的批评。

  弘治志批评了发表于开禧元年(1205)的林大鼐《李长者传》,说“此传备述创陂事迹,传写讹谬,稍为订正。中间事涉怪诞者,皆仍其旧云。”

  林大鼐说,李宏“乃倾家得缗钱百万”,弘治《兴化府志》编者纠正说:“宋志云:率众,钱七万馀缗。”林大鼐是宋高宗绍兴五年(1135 年)进士,官至吏部尚书。1205年时,他要是还健在,也已经是八九十岁的老人了,却缺乏修养,实在是老糊涂!(莆田文化网发表于2018-9-3.)后来,我终于查明,林大鼐并没有长寿,卒年五十八;1205年发表《李长者传》者,是个同名同姓的。

  三,捍卫木兰陂精神

  弘治志为什么要批评林大鼐的同名同姓者?因为要捍卫木兰陂精神!木兰陂来之不易,无论是政治,是经济,还是文化方面,都洋溢着时代精神,是后人进行精神文明建设的课堂。她的历史一旦被伪造,那就等于这个课堂被毁灭了。所以,历史不容篡改。

  而且这样做,符合时代精神。2018年9月10日,彭文禹先生《关于木兰陂兴建的若干问题》发表了,他说:“明代中叶出现的《莆阳木兰陂水利志》不但收入宋方天若提到十四家贡献的文章,也收有时任兴化军知军谢履的《奏请木兰陂不科圭田疏》,奏文中首次提到十四家十四人的名字,如余子复、朱赓、余驺、朱珪、等等……,他们不但献家财以筑坝,而且捐家田以开沟,贡献巨大,应以褒奖。”

  《莆阳木兰陂水利记》,这倒是新鲜事,而且还是在明朝中叶出现的,这就更加新鲜了。为什么不早不迟,《莆阳木兰陂水利记》会诞生在这个时候?

  据《明史。文苑一》记载,明代的复古思潮始于弘治年间(1488-1506)。“弘、正之间,李东阳出入宋、元,溯流唐代擅声馆阁。而李梦阳、何景明倡言复古,文自西京、诗自盛唐而下,一切吐弃,操觚谈艺之士,翕然宗之。明之诗文,于斯一变。嘉靖时,王慎中、唐顺之辈,文宗歐、曽,诗仿初唐。李攀龙、王世貞辈,文主秦汉,诗规盛唐。”历史学家柯维骐正是生活在复古思潮越演越烈之中。

  明朝的复古思潮,实际上是认真读诸子百家之书,换一个新的正确的思维。道理很简单,宋朝虽是个好读书王朝,无论是君,是臣,还是平民百姓,大多数人好读书。但是,宋朝却是被人说成是一开始就“积贫积弱”的,这不是典型的“读书无用论”了吗?究其原因,从宋朝后期开始,有那么一些歪门邪道在思想领域占统治地位,孔子、老子等人言论被肆无忌惮的歪曲和篡改。与此同时,说话不讲原则,可以任意把人说成是昏君或者奸臣,帽子满天飞。长此下去,国无宁日。这便是弘治志富有批判精神的的时代意义,所以,读一下选举志,我对宋代科举制度变化,有了清晰的感觉;读了水利记,我对林大鼐的文章提高警惕,不上他的当……弘治志对读者就是这样负责到底。

  与此同时,在弘治志里,还收进了元人写的蔡京、方天若等传,那样做是小骂大帮忙。文章说蔡京是奸臣,方天若是佞臣,这是“小骂”;介绍两人在历史上的业绩,让蔡京、方天若在莆田人心目中形象好起来,这是“大帮忙”。这样做,显然是在与《莆阳木兰陂水利记》一唱一和。

  例如,弘治志卷四十六《方天若传》说他 “登绍圣四年(1097 年)进士。其廷对策大意,欲崇复熙、丰之制,谓‘元祐大臣当一切诛杀而不诛杀,子弟当禁錮而不禁錮,资产当籍没而不籍没,古今政事无此义理’。时胡安国推明大学,以渐复三代为对,考官定其策第一;宰相章惇以其无诋元祐语,遂以何昌言第一,而方天若次之,置胡安国三。”熙、丰之制,即王安石变法期间制定的路线、方针和政策。方天若的答卷旗帜鲜明,坚决拥护之,要恢复被元祐大臣废除了的正确制度。与此同时,还主张对他们实行必要的打击,决不能姑息养奸。他答得好,很有水平,所以获得那科进士第二名,称为榜眼。这些介绍,莆田人读了,会认为他是佞臣吗?

  《方天若传》是这样,《蔡京传》也是这样,没有一条案例足以说明他是奸臣,这是因为《宋史》写这方面文章,不是理论联系实际,而是二者脱离,论归论,史归史,究其原因,可能是为了对付某些人的审查。这些人检查《宋史》,不是整部书都看,而是“重点”翻几下,看看论写得怎么样;至于内容怎样,却没有那么认真。

  所以,弘治志收进了元人写的蔡京、方天若等传,是小骂大帮忙。他们俩,一个是木兰建陂的组织者,一个是木兰建陂精神的系统总结者,劳苦功高,应该在志里有个位置,让他们在莆田人心目中有个好的形象。

  四,再一次点赞弘治志

  值得指出,选举志也要夹叙夹议好处多,但是,《李长者传》夹叙夹议却是无奈之举。虽是如此,但是效果也不错。拙作《是否两个林大鼐》说:“林大鼐卒年五十八。但是,弘治《兴化府志》的林大鼐却在开禧元年(1205),为木兰陂写了碑文《李长者传》,此时距离绍兴五年刚好70年。所以,有两个林大鼐,后面这个林大鼐不是林尚书。这个人连述而不作原则都不说,夸大其词,把木兰陂说成是李宏一人建造的,带来的七万缗被说成是百万缗,捏造了木兰建陂的全过程。”(莆田文化网发表于2018-9-20)这一重大发现又一次说明,我们的弘治志辅导我学习和研究宋朝历史,距离今天已经500多年了!所以,在这里,我再一次为我们的弘治《兴化府志》点赞。

关键词: 莆田故事网,莆田故事,莆田网,莆仙网,莆田新闻,莆田新闻网,莆田文化,莆田新城网,妈祖文化,莆田旅游,莆田工艺,莆仙戏
莆田故事网 © All Rights Reserved.  

闽ICP备18004725号-1   投稿邮箱:52800594@qq.com -联系QQ:52800594

广告热线:0594-6220594nbsp;   18605940596